最近

最近的事很多啊,屈原事件,蛋壳公寓事件以及最近突然爆火的丁真,各种各样的事让我突然想起鲁迅先生的一段话:

“假如一间铁屋子,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,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,不久都要闷死了,然而是从昏睡去死灭,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,现在你大嚷起来,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,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痛楚,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?”
钱玄同先生的回答是“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,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。” ──《呐喊》

很有趣的一段对话,于是我在想惊醒这些较为清醒的人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,也许在那个时代是该这样吧,毕竟处于国破家亡之际。但现在看来,我们目前所在的铁屋子也不过是装在另一个稍大的铁屋子中罢了,我们永远无法打破所有的铁屋子,说到底找到适合自己的偏安一隅就好了,至于唤醒他人,还是算了吧,子非鱼安知鱼之乐,或许我们自认为的清醒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。本想伤春悲秋一番,仔细想想其实也就这样啊,苦难本身毫无意义,对于苦难地思考才让苦难有了意义。

tag(s): 感想
show comments · back · home
Edit with markdow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