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

不知道为什么,随着年龄的增长,见的人和见的事多了,反而变得多愁善感了起来。走在大街上听到一首老歌,或许都会泣不成声。

总是见不得别人过得不好,哪怕回过神来看看自己,好像也并不见得比别人好过多少。

想想年幼一些的时候,即使学校组织去看一场多么催人泪下的电影,在散场之后都可以满不在乎。

现在的电影院真的是越来越不人性化了。

电影结束之后都不留给观众擦掉眼泪、调整情绪的时间,就把场内的灯都打开。

其实一直甜,或者一直苦其实都还好,怕的是往往是由甜到苦。

一开始有多甜蜜,最后就能有多苦涩──就像数字一样,在一起时就是正数,分开时就在这个数字前面加上一个负号。

照这样说的话,零才应该是最幸福的数字,可为什么大家却更喜欢九十九呢?

一直以来我都在思考,有没有一个即使没有大团圆结局,也不会让人落泪的办法。

如果一开始就知道这不会是自己所希望的“好结局”;一开始就有了对抗苦涩的心理准备。

甚至一开始干脆就莫名其妙,苦就苦了,反正已经苦到极点,之后的种种和此时相比就都是甜蜜了。

那么是不是只要把悲剧倒过来放,就会变成喜剧?

可似乎并不是这样。

因为不管是从零加到九十九,然后瞬间变成负九十九,还是从负九十九变成九十九,然后再减成零,好像都是一样的叫人难受。

有人说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。

起初我并不太懂。

因为“记忆”这种东西又没有实体,摸不着又看不到,又怎么知道是湿的还是干的。

不过后来我想明白了。

能够被称作是“记忆”的,不仅仅只是自己曾经经历过的种种。

对于开心的事,那叫做“回首往昔”;而往往只有那些遗憾,梗塞在心头,呼咽两难。

我很希望人生中可以没有遗憾,但却总是和错误的时间、错误的地点、错误的人选,以及错误的想法、错误的话语、错误的行为纠缠不清。

就好像初次和异性约会,等结束后才后知后觉、无论怎样都不满意自己的表现。可是不管再怎么想,已然发生的既定事实都不会因为自己的悔恨而做出一丝一毫的修正。

于是,遗憾就这样公正地烙印在我的生命之中,任凭我如何掩盖,它都不偏不倚地矗立在那里,看着我躲过下一次,或者重蹈覆辙。

所以当我慢慢能够理解那句话时,不得不承认,他说的的确很有道理。

尤其在夜深人静之时,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后,倒一杯茶水倚坐在窗台边,漫无目的地瞟向静谧的夜空,心里却早已是另一幅光景。

不知是从哪里滑落的水滴──也许是要下雨了吧。

滴打在记忆之上,才恍然醒悟原来那“潮湿”竟是这样来的。

然后关窗上床,在孤枕难眠中迎来下一个“潮湿”的黎明。

tag(s): none
show comments · back · home
Edit with markdown